最新动态
迟淑敏肛肠医院是怎么让实名举报其各类违规行为的人赔偿他们十七万的!
发布时间:2019-06-21 20:48:09

首先我们看看沧州运河区人民法院的判决:


事情简单经过:

我叫贾福杰与20166月应聘到迟淑敏肛肠医院(迟淑敏肛肠诊所)上班,与20171225日因迟淑敏肛肠医院不按承诺给我缴纳养老保险和其他等事情辞职。与20183月在沧州市御宇国际雅瑞苑开办了销售治疗痔疮药物的门市,主要就是因为我销售金痔康导致迟淑敏肛肠医院法人对我怀恨在心,与201845日在微信中恐吓我说“父错子还、我有仇必报”等,我妻子知道这个事情后去医院找他理论,结果被金磊和其母亲医院等众人言语攻击导致昏厥住院。我便将这些事情的经过和我实名举报迟淑敏肛肠医院偷税漏税、私自制药销售、无证行医、忽悠人做手术等事实情况在网站上公布了。并与2018418日在沧州运河区劳动仲裁提出了仲裁申请,迟淑敏肛肠医院与20185月在运河区人民法院以我网络侵权起诉了我。(20180903民初2569号)

事前我在迟淑敏肛肠医院上班的时候因为处理金璐璐的医疗事故的时候,金磊就和我说过不行就让对方起诉,起诉也不怕因为他亲姨父(张景瑞)就在运河法院审监庭上班,什么官司也能打赢。在我去接起诉的时候法官马小絮就和奇怪的问我找没找律师我说找了她说了一句“找律师就好说了”当时我很差异,现在明白了。庭审的过程非常奇葩我提供了很多证明我没有诽谤迟淑敏肛肠医院的证据,都是实名举报他们的事实,但是法官没有采纳也没有记录。最后法官马小絮不尊重事实情况、极力偏袒迟淑敏肛肠医院,按照对方提供的虚假合同、虚假票据、判令我赔偿对方高达17万的赔偿。事后我在沧州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了上诉,中级法院庭审中我提供了更多的证据材料,但是厅长也是不予采纳,更加偏袒迟淑敏肛肠医院,维持了原判。(201809民终号7106)。

下面是这几次起诉和开庭以及证据和判决,我也找了很多外地的律师咨询了这些事情,单在庭审和证据和判决中就有很多明显的错误和严重失误。以及故意偏袒对方的明显之处:

证据下载地址:http://www.haodaifuapp.com/zhengju.rar

沧州法院不尊重事实,偏袒迟淑敏肛肠医院,胡判乱判,让一个只是说了实话的人去巨额赔偿他们,真是天理不容。恳请上级领导明察此案,只要调取庭审记录我证据就可以明显看出这个案件的判决是错误的。

面对高额的赔偿压的我已经没有了生路,请求上级领导明察此案,给我一条生路。

 

在整体审批中几个焦点问题:

一、              本案的主体问题2个域名和一个公众号的主权问题没有明确,在这样的情况下,判令被告赔偿原告是不合理的。

二、              原告提供的损失证据,一部分是和被告无关的,一部分是虚假的。还有这些都是开庭后补开的发票,且发票和合同没有明确指出与被告有关联。

三、              法院在没审理清楚涉案域名和公众号的归属权是谁的情况下,按照各占50%的赔偿是毫无道理的。且这样的判决导致了后面中院以这个判决为由判令我无权起诉对方的虚假合同一案。

四、              法院对被告提供证明自己网络上写的文章都是真实的不予调查,则判令被告侵权行为,对原告提供的所有证据和票据都给以认可其里面有什么其他原因和因素?

五、              原告提供的最高损失是更换微信二维码广告的费用,其一是这些广告并没有更换;其二二维码使用并没经过被告同意,其三所说的费用是虚假的。

在这些情况下法院包括中院判令我赔偿17万是不合法的。里面是否有内幕?




沧州市运河区迟淑敏肛肠医院与贾福杰网络侵权责任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民 事 判 决 书

                   河北省沧州市运河区人民法院

(2018)冀0903民初2569号

原告:沧州市运河区迟淑敏肛肠医院。

统一社会信用代码:×××Y5J。

法定代表人:金磊,该医院院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陈扬、孙书行,河北衡泰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贾福杰,男,汉族,1970年1月3日生,住沧州市新华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刘冬梅,河北浮阳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沧州市运河区迟淑敏肛肠医院(以下简称迟淑敏医院)与被告贾福杰网络侵权责任纠纷一案,本院于2018年5月2日立案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沧州市运河区迟淑敏肛肠医院的法定代表人金磊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陈扬、孙书行,被告贾福杰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刘冬梅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迟淑敏医院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判令被告停止侵权,删除发布的相关文章;2、判令被告在微信公众号及网络平台显著位置连续发布声明一个月,赔礼道歉、消除影响;3、赔偿原告损失423344.1元。事实与理由:被告于2016年6月应聘至运河区迟淑敏肛肠诊所,负责为其网站及微信公众号进行维护、推广,2017年12月25日,被告贾福杰自运河区迟淑敏肛肠诊所辞职。2017年12月31日,原告自运河区迟淑敏肛肠诊所处受让取得宣传网站、微信公众号、已发布广告的相关权益,此后原告以涉案网站及微信公众号进行医院对外宣传。2018年3月起,被告于“www.chishumin.cn”、“www.chidaifu.cn”、“www.czhero.com”及百度沧州吧等网站发布《利益驱使让迟淑敏肛肠医院院长恐吓威胁药商》、《太恐怖了,原来里面有这些黑幕!》等恶意捏造,明显带有侮辱性、诽谤性的文章。并在微信公众号“迟大夫在线”发布《因手术暴力受挫,院长去恐吓药商》等大量不实信息。原告认为,如今互联网已深入到社会各个领域,与人们的现实生活息息相关,被告的行为极大的损害了原告的声誉,降低了社会对原告的评价,给原告带来了巨大经济损失。

原告为证明自己的主张,向本院提交如下证据:1、针对域名为www.chishumin.cn由河北省沧州市狮城公证处作出的(2018)冀沧狮证经字第151号公证书,该公证书详细记载被告在上述网站发布涉案不实信息的情况;2、被告在涉案的www.chishumin.cn、www.chidaifu.cn以及www.czhero.com三网站发布不实信息的内容光盘记录;3、微信公众号迟大夫在线公众号中发布信息的光盘记录。上述三项证据证实被告发布侵权信息,侵权事实存在;4、被告在微信群、百度贴吧等发布涉案侵权文章截图11页,既证实被告以御宇国际中医肛肠的名义存在侵权行为,也证实其侵权行为不仅局限于沧州地区,其在全国肛瘘防治联盟等群中发布涉案文章,文章发布在全国具有影响力的专业组群中,恶劣影响扩散至全国范围;5、迟淑敏肛肠诊所与原告签订的网站公众号广告转让合同,证实原告提起诉讼以及向被告主张损失存在事实与法律基础;6、原告新建网站及公众号的委托合同、发票以及银行流水;7、城际公交汽车座套广告更换合同、收据、流水;8、城际公交拉手广告更换合同、发票、流水;9、淘宝购塑料袋交易记录;10、淘宝购水杯交易记录;11、厕所广告制作及施工费用,相关证据有销售单、流水、收据;12、律师费、公证费收费票据;因被告的侵权行为,导致原网站及公众号无法使用,原告不得不撤回已发布的广告,重新制作,这一过程为原告造成前述损失,该损失由被告侵权行为造成,其应当赔偿。

原告主张损失计算明细如下:网站建设费用49420元、公交座套50000元、公交拉手13000元、塑料袋1830元、水杯4144.4元、厕所广告183949.7元、律师费20000元、公证费1000元、医院名誉损失及法人精神损失费100000元,合计423344.1元。

被告贾福杰质证称,对证据1公证书真实性、合法性不予认可。落款是河北省沧州市公证处,盖章是河北省沧州市狮城公证处,真实性庭后核实。落款只有一名公证员,而且没有附有公证处的资质。从内容看,不能证实被告方侵权的事实。因为所截取的内容都是用某某肛肠医院代替,公证书不能证明与原告的关联性。证据2、3光盘所录制内容不予认可,而且原告方所谓的录制光盘的过程也不具有真实性、合法性,与本案无关,不符合证据规则的证据要件。此光盘不能证实原告起诉被告具有网络侵权的主张。证据4真实性、合法性不予认可,不能证实原告方所主张的事实。证据5,诊所与本案原告医院系两块牌子一套人马,家庭式经营,相互之间的所有业务往来可以理解为从左手到右手,不具有真实性合法性,其目的无非是对外所达到一些不法目的。另外所谓的合同中所涉及的域名及公众号,原告方没有证据证实该域名属于迟淑敏肛肠诊所,如果像原告所主张的侵权行为及损失均是由迟淑敏肛肠诊所造成的。证据6-12原告所主张的损失证据与被告无关,均是其经营过程中所产生的业务支出。所有的损失证据均是依托于转让合同来的,均与本案不具有关联性。从证据形式看,也不具有合法性,不能证实原告所主张的损失。

被告贾福杰举证:第一组证据:河北省关于医疗收费规定5页、在原告医院处的病历及收费凭据、证人证言、原告方平时接受病人咨询所使用的话术本,与原告方平时收费比对,原告方收费远远高于规定,及原告方单位存在小病大治的事实。第二组证据,举报材料三份十四页:被告作为自然人及知情人,已经通过合法途径向有关部门进行了举报,举报的内容分为三大项:1、向国税局举报原告偷税漏税问题;2、向食药监局所举报的原告违规制药销售的问题;3、向省卫计委所举报的原告方无证行医问题。以上问题正在处理中,并没有像原告方所述已经处理完毕没有发现问题。

原告质证:1、被告提交的收费规定没有相应的发文单位、适用范围、有效期限等,与本案不具有关联性,无法证实被告所陈述内容,且该收费标准为指导性标准,即使本案适用也不能证实原告存在其所谓小病大治问题。被告提交的2017年1月24日齐某门诊病历,首先不是我院门诊病历。2017年1月24日,我院尚未注册对外营业,加盖印章也为诊所印章,与我院无关,且该病历没有相应发票予以相互认证。2017年7月14日张国瑞收费票据,并未加盖我院公章,且从时间看2017年7月14日我院尚未取得执业资格,未开展医疗活动,该收据与原告无关。证人证言不符合法定证人证言的证据要件,证人未出庭,无法证实该证言的真实性、合法性。被告提交的孙世华的证人证言其既不符合证人证言的法定形式,且该证据中聊天记录可显示实际收费2000元,包含各项费用共计2000元,无法证实被告所谓过度医疗、小病大治。话术本该内容为打印件,与原告无关,不具有证明效力,与本案不具有关联性。另外针对被告提交的这一组证据,我们要强调的是被告并不是原告的员工,其提供的内容均与我院无关。且其所谓的证据来源不合法,另外,原告作为盈利性医疗机构有权自主定价,对被告所谓其在文章中陈述我院小病大治、过度医疗不是真实的,不但其证据无法证实,且被告本人无权对此作出认定,可依法向行政部门进行检举等。而实际情况中,开庭审理前市相关单位已就相关问题对原告进行过询问调查,并未发现存在上述问题。

经审理查明,被告贾福杰以沧州市林昇商贸公司名义注册名为“迟大夫在线”的微信公众号并管理使用,被告贾福杰另以本人名义注册“chishumin.cn”、“chidaifu.cn”两个域名并管理使用。原告迟淑敏肛肠医院使用被告贾福杰申请的“迟大夫在线”公众号进行营销,将该公众号二维码印制在各种广告牌、公交车扶手、水杯、购物袋等媒介进行营销推广。2018年4月9日,“迟大夫在线”公众号发布题为《迟淑敏肛肠医院院长恐吓药商》的文章;2018年4月11日,“迟大夫在线”公众号发布题为《因手术暴力受挫,院长去恐吓药商》的文章;2018年5月12日,“迟大夫在线”公众号发布题为《欺行霸市巧取豪夺过度医疗》的文章,以上文章中均提及原告迟淑敏肛肠医院及其法定代表人金磊。2018年5月22日,该公众号因涉嫌侵权被删除昵称,仅保留微信号“tel8080317”。2018年5月1日,www.chishumin.cn网站发布题为《与你紧密相关的迟淑敏肛肠医院黑幕》的文章;2018年5月12日,www.chishumin.cn网站发布题为《曝光迟淑敏肛肠医院牟取暴利忽悠患者做手术》、《欺行霸市巧取豪夺过度医疗》的文章,该网站后期对文章内容进行修改,将文章中涉及的“迟淑敏肛肠医院”、“金磊”等文字隐去,以“某某肛肠医院”、“某磊”等文字替代,并在该网站首页发布“本站名字是:痴庶民痴呆府本人就是痴呆的一个庶民”的条幅字样,以上文章及网站首页字样发布情况经沧州市狮城公证处(2018)冀沧狮证经字第151号公证书予以公证,并有书面及光盘载体记载;另有被告所有并管理的www.chidaifu.cn、www.czhero.com两个网站于庭审前均曾经发布相同文章与条幅字样。被告贾福杰于庭审中认可对本案中涉及的微信公众号以及三个域名的所有权以及管理使用。

另查明,原告迟淑敏医院使用本案微信公众号营销花费如下:公交座套50000元、公交拉手13000元、塑料袋1830元、水杯4144.4元、厕所广告183949.7元;原告迟淑敏医院站建设费用49420元,该合同中涉及四个域名,其中尾号为“.cn”的两个网站为被告贾福杰持有的本案涉案网站,故应认定为本案涉案域名的营销花销为24710元。综上,原告应经营需要,使用本案涉及的一个微信公众号以及两个尾号为“.cn”域名的营销花费共计277634.1元。原告另主张名誉损失及法人精神损失费100000元,以及为本案支出律师费20000元、公证费1000元。

本院认为,被告贾福杰注册微信公众号“tel8080317”以及“www.chishumin.cn”、“www.chidaifu.cn”“www.czhero.com”域名,应当在其权利范围内进行合理合法的管理使用,被告贾福杰于庭审中对以上公众号以及域名网站的持有及管理表示认可,原告迟淑敏肛肠医院虽主张对该公众号以及“www.chishumin.cn”、“www.chidaifu.cn”域名的所有权,但现有证据不足以证明这一主张,本院不予采信,待证据充足后可另行起诉。被告贾福杰在涉案微信公众号以及涉案三个域名网站中发布涉及原告医院及原告法定代表人金磊的《迟淑敏肛肠医院院长恐吓药商》、《欺行霸市巧取豪夺过度医疗》、《曝光迟淑敏肛肠医院牟取暴利忽悠患者做手术》、《与你紧密相关的迟淑敏肛肠医院黑幕》等文章,但庭审过程中又未能证明自己发布的信息属实,给原告方的经营造成了不良影响,被告应为原告消除因此造成的不良影响。被告在网页显著位置发布的“本站名字是:痴庶民痴呆府本人就是痴呆的一个庶民”的条幅字样,借用谐音给原告造成了不利影响;后被告发布的文章虽将原告及其法定代表人金磊名称隐去,以“某肛肠医院”、“某磊”代称,但仍具有一定指向性,对原告的正常经营造成影响。原告主张因被告的侵权行为导致使用该微信公众号印制的宣传品不能使用,造成的损失应由被告方承担,但原告现有证据不足以证实该涉案微信公众号系被告贾福杰受原告委托所申请注册,不能证明原告对该公众号进行营销的合理使用,但因该公众号发布信息导致原告购买的营销产品及服务不能使用,故对原告因微信号营销支出的损失252924.1元,因不能认定该公众号是否系贾福杰受原告委托注册,应认定为被告贾福杰所有,故本院酌定被告贾福杰承担50%赔偿责任即126462.05元。原告为本案涉案的两个网站支出建设费用24710元,因同样不能证明该涉案网站系被告受委托为原告制作,故仍应认定为被告所有,本院酌定被告贾福杰承担50%赔偿责任即12355元。原告主张因本案支出律师费20000元、公证费1000元,酌定被告承担50%责任即10500元。原告主张因被告发布不实文章给原告造成名誉损失,并主张法人精神损失费共计100000元,本院酌定名誉损失20000元。综上,被告贾福杰赔偿原告损失为:微信公众号营销损失126462.05元、网页营销损失12355元、律师费公证费10500元,名誉损失20000元,以上共计169317.05元。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八条、第五十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贾福杰删除在微信公众号“tel8080317”及在“www.chishumin.cn”、“www.chidaifu.cn”、“www.czhero.com”域名网站中发布的直接或间接涉及原告的及其法定代表人的侵权文章及条幅字样;

二、被告贾福杰在以上微信公众号及域名网站显著位置公开刊登道歉声明一个月,为原告消除影响;

三、被告贾福杰赔偿原告各项损失共计169317.05元;

四、驳回原告其他诉讼请求。

上述判决内容,限判决生效后十日内给付,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3825元,由被告贾福杰承担1843元,原告迟淑敏肛肠医院承担1982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或者代表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河北省沧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员  马小絮

 

二〇一八年八月十二日

书记员  冯 贞

 

再看看被告的陈述: 


 

因为一审过程中迟淑敏肛肠医院提供了虚假合同以及一些虚假票据、虚设项目一审法官被其蒙骗导致错误判决如下:

 

1         我在网络上发布的文章都是真实的,也都有相应的证据来证明其真实性,且有关部门也对其做出了明确的处罚。所以不存在网络侵权行为。其详细情况见后文(二、本案中另一个焦点就是我在网络上发表的文章的真实性,是否侵权。)

2         迟淑敏肛肠诊所和迟淑敏肛肠医院签定的域名和公众号转让合同是无效的,迟淑敏肛肠医院自称我没在其单位工作过,所以迟淑敏肛肠医院也无权对我提出针对域名和公众号的各种诉求。关于这个问题我已经在运河区法院起诉了,在案号(2018)0903民初4291号的审理过程中迟淑敏肛肠医院和迟淑敏肛肠诊所都明确回答不曾为涉案域名和公众号缴纳过任何费用、也不能提供拥有域名和公众号的任何证据。

(一、证据:1、法院传票2、起诉书3、域名证书4、微信公众号授权、5、服务器缴费发票6、域名续费发票7、微信公众号主体资格8、微信公众号主体单位营业执照)

3         一审审理和判决中把迟淑敏肛肠医院自己建设网站和公众号的费用也让我来承担是毫无依据的,他们自行建设的各种网站等等与我没有任何关联、不能说我不让他们使用我的域名和公众号了,他们再建设网站和公众号的花费就需要我承担。

4         一审证据067 合同上明确的写的是 2018410日至2019410日的对www.chishumin.comwww.chidaifu.com两个网站的网络服务、优化、推广等费用总计是49420元。上述的两个.com域名早就在   2010816日和2008123日由迟大夫肛肠诊所和迟淑敏肛肠医院注册使用。不是建设的新网站、且费用也超过正常网络市场数倍。

而我拥有的和本案涉及到的是.cn的两个域名和他们.com的域名没有任何关系,所以迟淑敏肛肠医院用在这两个网站上的费用与我毫无关系,让我承担部分费用更是不合法的。

(二、证据:chishumin.comchidaifu.com的域名WHOIS查询信息)

5         一审证据072 合同明确写的是广告画面更换合同费用为5万元,迟淑敏肛肠医院更换广告和我没有任何关系,这些广告中没有本案涉及到的域名和公众号的二维码所以 和本案涉及到的域名、公众号也毫无关系,让我承担部分费用也是毫无道理的。

6         一审证据074合同是更换公交车拉手广告费用为13000元,这些公交车拉手广告是我去迟淑敏肛肠医院上班前他们自己做的,和我没有任何关系,所以让我承担其部分更换费用也是错误的。

7         一审证据078-079-080-081-082所说的塑料袋和水杯中使用的二维码是迟淑敏肛肠医院没有取得我同意,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自己私自使用了我的公众号二维码,属于盗用我的个人资源。实质是迟淑敏肛肠医院侵权,本案结束后会对其侵权行为另案提出起诉。所以更没有道理让我承担他们的这些费用。

8         一审证据083-084厕所广告牌的更换费用高达1839493.7元。首先这些广告牌是没有取得城管合法审批就私自在各县厕所违法安装的,其次这些广告牌中使用的二维码也是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迟淑敏肛肠医院私自使用的,没有告知我,也更没有合同、协议,是其侵权在先、所以更换这些费用是于我无关的,另外在一审开庭以后我转了他们在各县的这些厕所牌子,有大量照片和视频为证他们并没有更换这些广告。属于纯粹的欺骗法院、欺诈我的违法犯罪行为。

(证据:U盘内大量视频和照片均是开庭后我在各县录制的文件夹名称广告没更换证据

9         迟淑敏肛肠医院提供的各种合同发票都是20184月以后的,贾福杰已经离开医院,所以产生的这些费用与贾福杰没有任何关系,也与本案网络侵权没有任何关联性。

10      迟淑敏肛肠医院利用虚假无效的转让合同,欺骗蒙蔽一审法官,造成误判,请求法院明察转让合同、以及迟淑敏肛肠医院提供的其他合同、发票的真实性。

一、     本案牵涉到的微信公众号和两个域名的所有权是归属于贾福杰的

在迟淑敏肛肠医院上班的一年半中不但域名和公众号为其宣传 了很多关于医院的新闻,在北环献王海鲜市场楼上的大型广告牌也为其做了1年的宣传,和欣欣家园内、恒顺花园内、胜利公园内的广告位也为其做了1年多的宣传,这些只能说明我在上班的时间内很多私人物品都为迟淑敏肛肠医院提供了相关服务,并不能说因为是在我上班时间注册的域名就应该归迟淑敏肛肠医院所有,且我注册域名的时候都是非工作时间、这点有域名证书为证。

我于20166月应聘到迟淑敏肛肠医院工作,应聘后负责网络推广工作,当时被告方已经有两个网站www.chishumin.com (创建于2010816日)www.chidaifu.com2008123日)但是这两个网站代码陈旧也没有相关的手机客户端,非常不利于优化和使用,我提出改版,但是对方说网站排名不错不同意改版,我为了证明新代码的网站利于优化,也想证明我工作能力,就自己在业余时间申请了www.chishumin.cn 20166271252分)和www.chidafu.cn 2016625823分)是周末时间。并且自己用自己的新代码在自己的服务器上架设了这两个网站,届时还有www.0317120.net www.czhero.com www.czgangchang.com  www.haodaifuapp.com等很多网站都是我自己建设使用和推广的。

其中拼音含义的好大夫APP”沧州英雄的两个域名是在原告没去被告上班前注册的,所以单凭借汉语拼音的译音是不能证明域名和被告有任何关系的,并且域名的注册是根据谁注册就属于谁,与任何其他主体没有关联性。大家广泛使用的baidu.com这个域名的其他后缀也有其他公司注册使用的,目前仍有空闲后缀baidu.art在出售中,所以注册相同域名而后缀不同的不存在侵权行为,也不能说相同域名都要归一个单位所有。

(三、证据:1、我持有的域名截图、2baidu.art正在出售的截图)

本案牵涉到的这两个域名和服务器和网站建设以及网站维护都没使用到对方的一分钱。我只是当时帮迟淑敏肛肠医院发布一些文章,没有对其有任何称若和合同。

因为本案牵涉的都是网络资源的主体问题,所以我只能提供在相关公司网上的截屏图片作为证据,如果对我提供的证据有异议,可以到微信公众管理平台和成都西维数码科技有限公司查实上述情况的真是性。也可以登录原告的管理平台查询相关数据。

本案牵涉到的微信公众号是我自己使用沧州市林昇商贸有限公司资料申请使用的,对方早就注册有沧州迟淑敏肛肠门诊的订阅公众,迟淑敏肛肠医院金磊说他们没有公众号的服务号,想用用我的这个服务号的公众号看看好用不,我就在这个公众号上发布一些关于迟淑敏肛肠医院的文章,让他们看看微信公众服务号的使用效果。只是帮他们发些相关文章,并没有任何承若借给或给予对方。

20171225日因为对方承若过给我上养老保险,但是拖了一年半也不给上,造成我养老保险断档等原因我辞职了。但是在我辞职的6天的时候,在我不知道任何情况下沧州市运河区迟淑敏肛肠诊所的法人迟淑敏竟然以两万元的价格将上述域名和公众号以永久性的转让方式转让给了沧州市运河区迟淑敏肛肠医院的法人金磊(迟淑敏的儿子)。迟淑敏肛肠诊所法人迟淑敏我基本属于没接触过的人,也和其没有任何关系,本案涉及的域名和公众号都不属于两个被告的任何一方,所以迟淑敏也无权将其转让给金磊。

综合上述各种证据,一审判决中因域名和公众号产生的各种费用于我没有任何关系,更不应该让我赔偿。

 

二、     本案中另一个焦点就是我在网络上发表的文章的真实性,是否侵权。

1        文章《利益驱使让迟淑敏肛肠医院院长恐吓威胁药商》

我与20171225日离职。就在我离职的620171231日。迟淑敏以迟淑敏肛肠诊所的名义将上述我两个域名和公众号以两万元的价格永久性转让给迟淑敏肛肠医院的法人金磊。这个转让合同本身就是没有任何法律依据的,也不具有法律效果。就这样也依然是相安无事。一直到201831号,我在沧州御宇国际这开了一个卖金痔康(治疗痔疮可以不手术的药物)的店,就传来很多金磊对我不满的消息。在20184月初因为我两个域名迟淑敏肛肠医院不知道找谁维护的一直不能访问,我就问金磊,说要是这样我就指向别的网站了,金磊在主观认为网站和公众号都是他的错误理念下,和我在微信上闹了起来,并扬言说父错子还。我孩子才7岁,刚做完先天性心脏手术不满一年,听到他这样的恐吓和威胁,我妻子就去迟淑敏肛肠医院找他们理论,结果让迟淑敏和金磊的咄咄逼人的气势和不讲理的言辞以及父错子还怎么了。。还怎么了!这样的话语当场因恐惧、愤怒、惊吓昏厥过去,最后120送往沧州市人民医院住院治疗。到派出所后,派出所让陪同我妻子的王海燕签字,说签字证明是你已经到场,王海燕就签字了,但是后来我们又去派出所,派出所的人以王海燕已经签字说你们以及私自了解,撤案了,无奈我们又重新立案,西环派出所接案后,处理结果更为奇葩,说你们要是想调节必须让我把属于我自己的两个域名交给迟淑敏肛肠医院才可以调节,事后我与金磊通电话了,金磊承认(有电话录音为证)是他爸爸金焕红(沧州是二医院大夫)找的西环派出所的人运作。

(四、证据:1、我和金磊的微信聊天记录打印件、2我和金磊的聊天记录手机版3U盘里2段我与金磊的电话录音4、手机里的电话录音5、所发文件原件)

其详细内容可以看这篇文章,这个事情我已经在运河区人民法院起诉了,(2018)冀0903民初4076号,案件正在审理中,整个事情经过句句属实,也有我和迟淑敏肛肠医院法人金磊的微信聊天记录以及和他的通话录音为证。七岁的孩子受到他的恐吓我在网上发文章呼吁正义之士的援助,且所说的都是事实情况,所以不存在侵权行为。

(五、证据:1、运河法院传票2、起诉书)

2        其他几篇文章主要是关于迟淑敏肛肠医院无证行医、违规医疗、过度医疗、小病大治、偷税漏税、私自制药的文章。

因为我在迟淑敏肛肠医院上班一年半,也接触了很多医院的文件,和金磊自己的文件,都是在通过U盘传输,和工作需要的情况下我自己的U盘里储存了很多医院的相关文件。再者我也经历过他们处理事情的过程,和日常工作情况。在收到金磊的恐吓和威逼下,开始揭露他们医院的一些违规和不合法的事情,先后以无证行医和违规行医实名举报到河北省卫计委和沧州市卫计委、以偷税漏税实名举报到沧州市税务局和运河区税务督查局、以私自制药售药实名举报到河北省药监局和沧州市药监局。也将这些事实情况在网站上发布了。迟淑敏肛肠医院为了掩盖事实,先后在百度贴吧、西部数据、腾讯公司、沧州市工商局信息科、百度官方都对我进行了投诉,但是均没有被支持。届时我网站的服务器多次被黑客入侵、多次遭受DDOSSYN 攻击,多次受到黑客的暴力破解。导致我的网站无法正常访问好几天。

(六、证据:1、侵权投诉2、黑客攻击)

2018416号迟淑敏肛肠医院又恶意抢注了我公司的产品金痔康5类商标。后继有陆续抢注了金痔康35类和贾草堂3544类商标,其目的就是想让我们的产品不能销售,因为这次矛盾的根源也是因为我离开医院销售金痔康才导致的,是迟淑敏肛肠医院一直强占沧州肛肠行业的证据。

官网http://wsjs.saic.gov.cn/可以查到相关信息。

(七、证据:1、迟淑敏肛肠医院注册金痔康2、贾草堂的注册信息)

迟淑敏肛肠医院为了阻止我揭露他们医院的违规违纪的文章发布,才以网络侵权为名在运河区法院起诉了我。

我在网上发布的文章都是来源与真实情况和给各级职能部门实名举报的内容,对于文章的真实性证据如下:

一、         迟淑敏肛肠医院关于无证行医、违法行医的文章,和实名举报2018530日经过沧州市卫生局调查,确认迟淑敏肛肠医院:诊疗活动超出登记的诊疗科目范围;使用非卫生技术人员从事医疗卫生技术工作。这足以证实我在文章中发布的和实名举报的无证行医、违法行医的真实性。

(八、证据:1、沧州市卫生局公示的违规结果2、现在也可以访问的网址:http://www.czwsjsjd.cn/content/?481.html   3、实名举报无证行医的文件)

其证据还包括 赵冬冬无证行医,赵冬冬自己说自己无证行医和赵红梅也是护士证的录音证据,以及借用其他单位麻醉师到迟淑敏肛肠医院麻醉的照片和支出记录,以及李新大夫和巩大夫医师证没有注册的证据。

(证据:1U盘内赵冬冬的录音证据2、金磊的原始财务记录文件)

二、         迟淑敏肛肠医院关于小病大治、忽悠手术的文章和实名举报,因为迟淑敏肛肠医院长期坐诊的是护士赵冬梅,一名护士不具备大夫的诊断能力,其坐诊行为首先是违规的,也不具备诊断真实性的,在其就诊期间5500份迟淑敏肛肠医院电子肛肠镜影像报告单中将近90%的患者都建议手术治疗,竟然还有400多份给冠名诊断为血栓性混合痔400多份报告单中的大多属于单一的外痔,就是因为使用一个非正规大夫坐诊导致给冠名为血栓性混合痔其诊断就是不对的,所以说是为让患者手术,小病大治、忽悠手术的事实确实是存在。

(九、证据:1U盘内大量的冠名血栓性混合痔的图片2、我实名举报的材料3、证人张欣的证明材料4、证人张建明的证明材料5、患者孙世华的聊天记录和收费凭据

其中还包括做无痛手术是无需做生化检查的,这也是变相收费小病大治的行为,以及迟淑敏肛肠医院以药养医的证据,更是鼓励医生多卖药才有更多收入,以药养医本身就是违规行为,让患者多买药也属于小病大治的一种行为。

(证据:U盘内金磊的原始记账凭证)

三、         我发布迟淑敏肛肠医院法人金磊恐吓我的事情,现在以及在沧州市运河区法院立案,有在沧州市东环派出所报案的记录、有金磊与我微信聊天的记录:扬言父错子还”“有仇必报和谩骂我的聊天记录为证。

四、         我发布文章和实名举报迟淑敏肛肠医院违规制药销售,运河区药监局多次去迟淑敏肛肠医院调查取证,但是因为迟淑敏肛肠医院已经得到消息把违规药物都已经转移,所以称查无结果,但是也没否认迟淑敏肛肠医院没有违规制药销售的行为。

但事实我有其迟淑敏肛肠医院私自制药的实物,和迟淑敏肛肠医院销售这些药物的多个票据,以及迟淑敏肛肠医院的出院说明,都可以证实迟淑敏肛肠医院多年一直制作销售这些药物,因为迟淑敏肛肠医院不按国家规定给患者开具正规发票,大量的证据下只能证明迟淑敏肛肠医院不加盖公章、不开具正式发票是偷税漏税行为,并不能证实迟淑敏肛肠医院没有制造和销售过这些药物。

(十、证据:1、迟淑敏肛肠医院一直出售的药物实物2、迟淑敏肛肠医院出售这些药物的票据3、迟淑敏肛肠医院对这些药物的使用说明4、我实名举报的举报材料)

五、         我发布文章和实名举报迟淑敏肛肠医院偷税漏税,有迟淑敏收取手术费,基本都是2000-3000元不等,但是不给开具正式发票,以病历本加盖或不加盖迟淑敏肛肠诊所的公章,来逃避营业税,每天10多台手术,不入账、不记账自己拿回家中,也是逃避个人所得税的事实。

不使用对公账户给职工发工资,使用自己的银行卡发工资;收取和支付各种费用,也是逃避税收的具体行为。

李新大夫和巩利敏大夫每月的工资每人都是15000元,但是一直没有缴纳过个人所得税。

税务局以及受理我的实名举报,事情仍在处理中。但是迟淑敏肛肠医院没拿出任何证据证明自己正常缴税,所以也证实我所发文章的真实性。

(十一、证据:1U盘内金磊的原始记账凭证2、迟淑敏肛肠医院用病历本代替收费票据的收费证据数本。3、不开具正式发票的收费单据4、我的实名举报材料5、综合证明材料)

因为发布的文章均属于来源与真实情况和实名举报的材料,部分情况也得以职能部门的确认,其他文章涉及的问题也均有大量证据证明其真实性,所以原审法院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不能证实上诉人具有网络侵权行为。所判的各种赔偿也是错误的。恰恰相反的是迟淑敏肛肠医院为掩盖事实、不让真相公开、才搬弄是非、弄虚作假欺骗法院,借已达到阻止我揭发检举他们违规违纪的恶劣行为,请求法院查明真相不再被其蒙骗,主持公道。

 

      事实就是事实,我们无须去再多解释,看看下图为什么迟淑敏肛肠医院要抢注我使用的贾草堂和金痔康的商标啊问题就很明朗了! 

迟淑敏肛肠医院是怎么让实名举报其各类违规行为的人赔偿他们十七万的!(图1)